用户名:??密码:????

讲西安故事 赋新人新篇

——我校荣获2019年红包猎手能免费抢几次中华经典诵读一等奖


2019-09-17 19:09:37???来源:???撰稿:马玉珺???摄影摄像:????;??评论:0 点击:

少年成才志,新人赋新篇。917日,在红包猎手能免费抢几次举办的2019年“中国梦?爱国情?成才志”中华经典诵读活动中,我校学生奚若水原创,奚若水、邓朕文朗诵的作品《长安?不,是西安》在激烈角逐中拔得头筹,荣获红包猎手能免费抢几次一等奖,我校获得优秀组织奖









本次活动是为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,贯彻落实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《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》,全面深入实施中华经典诵读工程,充分发挥语言文字在传承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、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中的重要作用,根据省教育厅、省语委办有关通知精神举办的。活动以“诵古今经典、写华夏文明、讲中国故事”为主题,歌颂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建设新中国的辉煌成就,歌颂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伟大征程,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、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先进文化,谱写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新篇章。

我校作品《长安?不,是西安》表现了一场古长安与新西安穿越千年的对话。奚若水、邓朕文的演绎时而细腻灵动,沁人心脾,时而慷慨激昂、震荡人心……表演极具创意、感染力,赢得了评委老师与参赛代表队的一致好评。











谈到这次创作的初衷,作者奚若水说:“十年中国看深圳,百年中国看上海,千年中国看北京,三千年中国看西安。作为千年古都的西安,承载了中国最令人骄傲的一段历史,承载了无数中国人关于强汉盛唐的美妙幻想。可是,在现代化的发展中,西安又如何在历史与未来中寻找平衡点呢?我希望这个作品能让我们西安人认真思考我们的未来。”

邓朕文同学说,“从六月份开始筹备,到今天参加决赛,过程虽然辛苦,但这一路走来,我们收获了掌声与鲜花,也获得了老师同学们的认可,我希望用我们的热情与执着感染更多的同学,让大家了解、喜欢中华优秀传统文化,喜欢是诵读,这便是我们的初心。”



附:《长安?不,是西安》

女:(单手撑脸做沉睡状)我怎么睡着了?我叫长安,长治久安的长安。我沉睡了多久?连我自己都算不过来了,不过,我好像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。梦里,我乘着刘邦吟咏过的大风,抚过始皇帝折过的那株灞桥柳,吹干玄武门的鲜血,扬起马嵬坡的尘埃,玄奘法师的雁塔下又有新的书生举子挥毫留下新的诗行;李白的月光下依然有人效仿他以剑光下酒邀月对酌。(环视)这是哪儿?是我的长安吗?可,它怎么好像变了呢?变得,我已经认不出了。(笑)不过,这城墙,好像还是没有变呢。仍和当年一样,带笑看天下人来往如麻,冷眼观十三朝荣辱兴衰。千官望长安,万国拜含元,多少人的长安梦,就从踏入这城墙开始?(男叹气)(对男)你是何人?

男:我?我叫西安,西北安定的西安,或者说,千年后的你。这城墙,是你的骄傲,见证你的沧桑,可,也是我的围墙。它的一砖一瓦垒进西北风、垒进四时雨、垒进秦时明月、汉时阳关、垒进唐诗宋词、垒进元明霜雪、垒进烽火硝烟,把八百里秦川所有的盛世繁华通通垒了进去。把你垒成了天下之脊、中原之龙首,亦把我,呵,垒成了一个安乐窝,垒在了你的光环下,无力挣脱。

女:无力挣脱?太史公有云,关中,左崤函,右陇蜀,沃野千里,南有巴蜀之饶,北有胡宛之利,阻三面而守,独以一面东制诸侯;诸侯安定,河、漕挽天下,西给京师;诸侯有变,顺流而下,足以委输。此所谓金城千里,天府之国也。如此人杰地灵之地,我还未曾怪你将我天下之脊变成西北废都,怎么,你倒先怪起我成了你的枷锁?

男:没错,在许多人心中我只是个失势的废都罢了。每年有无数人来西安,寻诗也好,寻梦也罢,都不过是为了他们心中那个长安罢了,这里的人也早已习惯了,习惯了在迷醉或酣睡中做一场又一场大唐的梦。你当然不会知道,我面对着的是怎样的评价。

“这建筑哪里像当年大唐盛世的长安了?还不如人家日本保存得好呢。”

“长安多有诗意啊,西安这名字只能让人想起凉皮肉夹馍。”

“啧啧,果然就只是废都而已啊。”

男:够了!够了!长安,长安,你长安极盛又盛了多久?从盛世到式微,不过数十年,一个人大半生的时光而已!安史之乱,黄巢起义,争城池而食人肉,所到之处白骨成山!世人只知汉唐长安,不,只知盛世长安。若真的遂了他们的心愿重回大唐,恐怕也只是石壕吏卖炭翁,无定河边具具枯骨罢了!庶民的悲哀怎么无人忆起呢?

女:兴,百姓苦;亡,百姓苦。历史就是如此,你经历战乱时难道百姓就能安居乐业?覆巢之下,焉有完卵?哪座城市没有过战乱?又有哪座城像你一样幸运曾有过这样的辉煌?

男:幸运?若你的百姓都只是躺在你的树荫下,幻想着只需改个名字就能恢复当年的荣光,你将如何面对?若你空为西北重镇,却在自负中错失无数发展良机,亲眼看着身边的城市一个个崛起,你又怎能不急迫?若你成为国家中心城市,却在人们的记忆中单薄得只剩下古都,你又怎会不恐慌若没了这些历史应该如何自处?

女:原来,我竟真的如此沉重吗……西安,新的时代应该有新的领路人,我想,我可以放心地把这座城交给你了。我也该走了。(女侧身 向前走几步)

男:你去哪儿?

女:我本就生于草野,最后也仍归于草野便是。

男:那,你还会回来吗?

女:长安或许不会了,但盛世一定会再度归来的。以后的人们,怀念的可就不是大唐盛世了,就是大西安时代了。

男:不,我们永远不怀念过去,我们永远,只心向未来!

(环视)这是哪儿?长安吗?(合)不,是西安。
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盛世华诞,绽放“最美的我们”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分享到: 收藏